目前日期文章:200107 (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* 原文刊載於網路通訊雜誌 2001/7 現象觀測站專欄

事有兩面樣,一面圓,一面方。人同樣也有多面向,當這樣的多面向,全部在同一個點匯集以後,就可能形成一個具主體性的流行,算命、星座、網咖,都是因此而誕生,那證明了一點:人的主從性格,受同儕團體的影響極大。當這樣的影響朝負面發展的時候,便可能成為一個新的社會潮流,同時,也可能是一顆惡瘤。

現代版「狼來了」

事情是這樣的。有個放羊的小孩,負責看管一大群羊,每天都到同一個地方放羊,覺得索然無味。於是看著山腳下的農夫們,便想了個鬼點子,對著山腳下大喊「狼來了」,起初幾次,農夫們都以為狼真得來了,所以趕緊拿著棍棒,就爬上草原左顧右盼,但是一點蹤影也沒有。牧童覺得挺有趣的,於是一再地作弄農夫們,大家被作弄習慣了,當牧童再喊「狼來了」,自然也沒有人再相信牧童的喊話。

結果有一天狼真的來了,農夫們早已痲痹,以為又是牧童在惡作劇,便無動於衷,最後牧童的羊全都落入狼口中了。

dannylin3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* 原文刊載於第三波雜誌 2001/7 新媒體觀察專欄

駭客,其實一點都不「駭」,也不「害」。系統的安全也好,網路的安全也好,其最根本的安全防護之道,便是對系統是否真的了解,對網路是否真的認識,而非花大錢買Firewall,作各種防護得以應變。最好的系統安全,來自於對系統的透徹了解,作最妥善的應用與安排,而非來自於金錢投入的多寡,所謂「一山還有一山高」,系統安全如果只是建立在工具面的防護,那麼永遠都不安全。

全民公敵會是駭客?
有一部好萊塢電影「全民公敵」(Enermy of the state),講的是個人的隱私與人身安全問題,裡頭很技巧地安排了一位過去在FBI工作的幹員,利用FBI過去用來監視他人的器材與技術來反制升官不成,卻想除去眼中釘的FBI某局處副主管。

這部電影的最終目的不是在於展示FBI的先進器材,也不是真正在討論個人隱私問題是如何被不當的法律駕馭其上,成為人類爭鬥的工具。這部電影透過誇張的影像語言,把整個世界視為一個可操縱的個體,一切都在科技工具的掌握之中,所有人的一舉一動,都可以透過科技工具(例如衛星、影像定位)來達到,就彷彿在另一齣好萊塢電影「楚門的世界」(The Trueman Show)一般,極為諷刺的一點是,這樣的安全與不安全體系,竟然全來自於人類一手創造。

然而,人們總是習慣把自己的過錯,歸罪於不可歸咎的錯。駭客的盛名便是如此渲染開來。自由撰稿記者LAIRD BROWN以一篇名為「Hackers aren't criminals-- they're the best kind of security」的報導來反駁這種情形。是的,駭客的確不應該被視為罪犯,而該被看成一種人們長久以來的疏忽所產生的安全問題的警示。

dannylin3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* 原文刊載於第三波雜誌 2001/7 產業觀察台專欄

政治上,要兩個死對頭握手言和並非不可能,但總會因為支持者、親友、理念、利益糾葛等許多錯綜複雜的關係,讓這種握手言和的機率低上許多,但是商場上沒有永遠的敵人,只要符合雙方利益,都算是個好姻緣。各自歷經一年多的慘淡經營,歷經網路股災無情的打擊下,兩個商場上的死對頭,兩個政商家族企業,終於把酒言歡,決定攜手在寬頻市場上一起打拼了!

寬頻在台灣的發展緣起
談起台灣的寬頻基礎建設,有線電視真該記上一筆。

有線電視,在媒體尚未開放的過去俗稱第四台,透過私接線路,流竄在各個家戶之間,長達一、二十年的時間,儘管媒體不開放,一般家戶也多半可以透過這些私接的線路,收看到過去可能要在電影院,或是錄影帶出租店才找得到的節目。

這種有線電視興起的模式,跟國外有著十分不同的發展,在歐美各國,多半以社區為單位,因應居民的生活品質提高,對節目內容的需求殷切,無線發射頻寬又不足以容納這樣的需求,所以有線電視纜線應運而生。台灣的有線電視纜線則較為特殊,純粹是政策無法鬆綁下的偷渡產物,但是卻成了現今台灣擠身寬頻國家之林的最大功臣。

dannylin3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